步雾生

若是不嫌弃,或许可以成为朋友。

來到對岸後的第一個中秋
這麼多年來第一次遠離家鄉
月亮還是一樣的園

在漂洋过海之后

进二奔三
没什么远大理想
平安就好

「有没有体会过当你遇到一个人,她占据了你的内心,然后她走了,你会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空的人。」
—《I型起源》

[Carpe Diem ]
早幾年就從朋友那得知[Dead Poets Society]
由於各種原因到現在才第一次完整看完
後悔了後悔了 後悔沒有早點看
不斷被大大小小各種情節觸動
雖說他們屈服在學校高層之下
相信John Keating帶給他們的那些 深深烙在他們心上
最後一幕 當Todd Anderson站上課桌
接连着其他成员的站起
終於沒忍住濕了眼眶
就像有些人说过的
有些東西打開了
可能真的再也關不上了
不禁感慨
真的是要有多少好運氣
才能在學生時代遇到這種好老師

【晚日】

或许是月亮代替了太阳

黑夜中也出现一丝光亮

虽然没有白天那么明亮

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 窥探 —
对些事的不敢为
可能只是现在
亦或许永久
可难免的
是好奇 

【文身】
一直觉得这是件需要勇气的事
也是件需要慎重决定的事
文在哪里
文什么图案
图案是否有特殊含义 是否真的值得
多年以后是否会 依然喜欢所文图案
能否有勇气忍受疼痛
以及
能否有勇气 有能力直面 有色眼镜
这一切都需要 慎重的考虑

AEGEAN
SISYPHE
黄执中签售会
内场 亲笔签名书
公元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

人文院毕业晚会微信墙抽奖。
“抽到我算我输。”
好,是我输了……
第一次中奖。
Zros 希望好运常在。

公元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